愛憎自由

婉拒D5

花里胡哨
ps女体画崩了但是懒得改

你说不如冻死 穿汗衣在北极冻死
我满心欢喜提议先到芬兰旅游然後穿汗衣冻死
你说其实可以先环游世界然后到芬兰冻死
好主意我说北欧是我们的死亡终站
很浪漫的想法

顾云章出了门,提着菜篮子,拐过七八道巷子弯,停在了烧饼摊前。
他从兜里掏出闲钱:“两个糖烧饼。”
小贩张罗着生计,从火炕里掏出两个烧饼,又用手把它们装在油纸袋里,就满脸笑容地递给了顾云章:“下次再来!”
他接过烧饼,也不在意,当即找了个稍微干净的地方便直接坐下,放下篮子,抬起烧饼开始啃,目视前方,并无焦距,不过闷头闷脑地吃。
此时陆正霖正尾随而来,只看见他席地而坐,安静地吞烧饼,不由得开始笑。
于是顾云章便察觉到了,嘴里还嚼着烧饼,转过头看到陆正霖,眼睛里好像都冒出了光,也跟着笑,饼渣都被喷出来。
他站起身,拍了拍屁股上的灰,把口里的饼咽下了。陆正霖就走过去,拿出手帕擦他吃得胡乱的嘴,顾云章摆开他的手,又咬了一口烧饼,眼睛里亮闪闪的,含糊不清地说:“陆兄,吃烧饼吗?”
陆正霖就正大光明地吻了上去,两人又开始嬉笑,然后他喘着气,说:“好啊,好吃,我还要煎饼。”

八百年看一次发现尼罗北极圈居然有粮吃了!感动到落泪。丢一下前几年的黑历史(?)